知识大全

知识大全

辜鸿铭会几国语言 辜鸿铭有哪些名言呢

LETICIA

目录

辜鸿铭会几国语言 辜鸿铭有哪些名言呢

谁知道辜鸿铭会几国语言?

辜鸿铭,精通九国的语言文化,国学造诣极深,曾获赠博士学位达13个之多。他

  的思想影响跨越20世纪的东西方,是一位学贯中西、文理兼通的学者,又是近代中学

  西渐史上的先驱人物。

    辜鸿铭10岁时就随他的义父——英人布朗跳上苏格兰的土地,被送到当地一所著名

  的中学,受极严格的英国文学训练。课余的时间,布朗就亲自教辜鸿铭学习德文。布

  朗的教法略异于西方的传统倒像是中国的私塾。他要求辜鸿铭随他一起背诵歌德的长

  诗《浮士德》。布朗告诉辜鸿铭:“在西方有神人,却极少有圣人。神人生而知之,圣

  人学而知之。西方只有歌德是文圣,毛奇是武圣。要想把德文学好,就必须背熟歌德

  的名著《浮士德》。”他总是比比划划地边表演边朗诵,要求辜鸿铭模仿着他的动作

  背,始终说说笑笑,轻松有趣。辜鸿铭极想知道《浮士德》书里讲的是什么,但布朗

  坚持不肯逐字逐句地讲解。他说:“只求你读得熟,并不求你听得懂。听懂再背,心就

  乱了,反倒背不熟了。等你把《浮士德》倒背如流之时我再讲给你听吧!”半年多的工

  夫辜鸿铭稀

  里胡涂地把一部《浮士德》大致背了下来。

    第二年布朗才开始给辜鸿铭讲解《浮士德》。他认为越是晚讲,了解就越深,因

  为经典著作不同于一般著作,任何人也不能够一听就懂。这段时间里辜鸿铭并没有停

  顿对《浮士德》的记诵,已经可谓“倒背如流”了。

    学完《浮士德》,辜鸿铭开始学“莎士比亚”的戏剧。布朗为辜鸿铭定下了半月学

  一部戏剧的计划。八个月之后,见辜鸿铭记诵领会奇快,计划又改为半月学三部。这

  样大约不到一年,辜鸿铭已经把“莎士比亚”的37部戏剧都记熟了。

    布朗认为辜鸿铭的英文和德文水准已经超过一了般大学毕业的文学士,将来足可

  运用自如了。但辜鸿铭只学了诗和戏剧,尚未正式涉及散文。布朗安排辜鸿铭读卡莱

  尔的历史名著《法国革命》。辜鸿铭此次基本转入自学,自己慢慢读慢慢背,遇有不

  懂的词句再去请教别人。但只读了三天,辜鸿铭就哭了起来。布朗吃惊地问“怎样

  了?”辜鸿铭回答说:“散文不如戏剧好背。”布朗又问辜鸿铭背诵的进度,发现他每天

  读三页,于是释然:“你每天读得太多了。背诵散文作品每天半页到一页就够多了。背

  诵散文同样是求熟不求快,快而不熟则等于没学。”

    辜鸿铭所在的中学课业本来是极繁重的,但由于辜鸿铭各科在布朗身边都提前打

  下了基础,整个学习过程便显得毫不费力。学校的功课既然顺利进行,没事时辜鸿铭

  便接着记诵卡莱尔的《法国革命》。他越读越有兴致,可是读多了便无法背诵。若按

  布朗的要求慢慢来,又控制不了自己的好奇心。就这样时快时慢地把卡莱尔的《法国

  革命》读完了。后来辜鸿铭终于征得义父的同意,可以随便阅读义父布朗家中的藏书

  了。有许多书,辜鸿铭并没有打算背诵,但也在不经意间“过目成诵”了。

    布朗对养子的寄望极高。他曾告诉辜鸿铭:“我若有你的聪明,甘愿作一个学者,

  拯救人类;不作一个百万富翁,造福自己。让我告诉你,现在欧洲国家和美国都想侵

  略中国,但是欧洲各国和美国的学者却多想学习中国。我希望你能够学通中西,就是

  为了让你担起强化中国,教化欧美的重任,能够给人类指出一条光明的大道,让人能

  过上真正是人的生活!”

    依照布朗的计划辜鸿铭应该先在英国学文、史、哲学及社会学,然后再到德国学

  习科学。学成之后才可以回中国修习传统文化。布朗当初确实没有看错,辜鸿铭十四

  岁时,学术造诣就已经非一般人所能比。他只用了短短四年的时间,不仅初步完成了

  布朗拟定的家庭教学计划,而且基本上修完了所在中学的各门主要课程。布朗不禁暗

  自为养子的聪明而感到骄傲。辜鸿铭在学校里初步掌握了拉丁文和希腊文,其他课程

  的成绩也都很出色,已经可以申请毕业了。

    大约在1872年春季,辜鸿铭正式入爱丁堡大学就读。辜鸿铭在爱丁堡大学的专修

  科为英国文学,同时兼修拉丁文、希腊文时又不知暗自哭了多少次。他立志遍读爱丁

  堡大学图书馆所藏希腊、拉丁文的文、史、哲名著。刚开始时,读多少页便背诵多少

  页,还没觉出什么困难;后来随着阅读量的逐渐增大,渐渐感到吃不消了。他要自己

  坚持,再坚持,一定要一路背诵下去。辜鸿铭晚年忆及此事时曾说:“说也奇怪,一通

  百通,像一条机器线,一拉开到头。”

    到后来,不仅希腊、拉丁文,即如法、俄、意各国的语言、文学,辜鸿铭也能做

  到一学就会,触类旁通。据说辜鸿铭回国后,除本国语言外,尚能操九种文字与人交

  流,则其基础主要是在爱丁堡大学读书时打下的。

    《论语·季氏》有云:“生而知之才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兽而学之,

  又其次也。困兽而不学,民斯为下矣。”至于“困”字的意思,旧注谓“有所不通”,钱穆

  先生解作“经历困境”,辜鸿铭则自谓“吃不消”。他晚年曾对人说:“其实我读书时主要

  的还是坚持‘困兽而学之’的方法。久而久之不难掌握学习艺术,达到‘不亦说乎’的境

  地。旁人只看见我学习得多,学习得快,他们不知道我是用眼泪换来的!有些人认为

  记忆好坏是天生的,不错,人的记忆力确实有优劣之分,但是认为记忆力不能增加是

  错误的。人心愈用而愈灵堂!”辜鸿铭忆起读书时的往事,不禁慨叹道:“困兽而不

  学,民斯为下矣!”(兆文钧《辜鸿铭先生对我讲述的往事》)则当时人们多认为辜鸿

  铭的博学在于他的天赋聪明,辜鸿铭自己是不承认的。

    1877年4月,辜鸿铭以优秀的成绩通过了所有相关科目的考试,在英国文学方面的

  学位考试中又表现非凡,顺利获得了爱丁堡大学文学硕士学位。这一年辜鸿铭仅20

  岁。

    辜鸿铭自莱比锡大学毕业后,又赴巴黎短期进修法文。布朗又为辜鸿铭联系入巴

  黎大学,意在让他学一些法学与政治学。其实当时辜鸿铭只22岁即已遍学科学、文

  学、哲学,并熟谙各国语言,造诣确非一般中国留学生可比。辜鸿铭以极快的速度读

  完了巴黎大学整学期的讲义和参考书,除偶尔去学校上点感兴趣的课以外,辜鸿铭每

  天都抽一点时间教他的女房东学希腊文。从刚开始教他学希腊文字母那天起,辜鸿铭

  就教她背诵几句《伊利亚特》。他的女房东笑着说:“你的教法真新鲜,没听说过。”

  于是,辜鸿铭就把布朗教自己背诵《浮士德》和莎翁戏剧的经过讲给她听。她说:

  “好,我就这样学下去。”辜鸿铭说:“等你背熟一本,你就要背两本,拦都拦不住。”

    辜鸿铭的女房东常常拿着《伊利亚特》来到他的房间,把学过的诗句背给他听,

  请求他的指点。辜鸿铭的教法果然有效,他的女房东在希腊文方面进展神速。许多客

  人见辜鸿铭教她学希腊文的方法与众不同,都大为惊讶。

    辜鸿铭后来曾对晚清直隶布政使凌福彭说:“学英文最好像英国人教孩子一样的

  学,他们从小都学会背诵儿歌,稍大一点就教背诗背圣经,像中国人教孩子背四书五

  经一样。”若辜鸿铭教他的女房东学希腊国土受希腊纯正的启蒙教育一般。此法乍看强

  度大,难度亦大,其实则不然。若由字母而单词再简单拼句,则学习者在心理上就产

  生学外国语言的隔阂情绪了。辜鸿铭还依此法教会了他的女房东简易的拉丁文,也不

  过三两个月的工夫而已。

    辜鸿铭深厚的西学素养极得益于童年背诵《浮士德》、《莎士比亚》的经历。他

  后来在北京大学教英诗时,有学生向他请教掌握西学的妙法,他答曰:“先背熟一部名

  家著作作根基。”辜鸿铭曾说:“今人读英文十年,开目仅能阅报,伸纸仅能修函,皆

  由幼年读一猫一狗之式教科书,是以终其身只有小成。”他主张“中国私塾教授法,以

  开蒙未久,即读四书五经,尤须背诵如流水也。”

辜鸿铭会的语言有哪些

汉语,英语,法语,德语,拉丁语,希腊语,马来亚语,俄语,日语。

辜鸿铭简介

辜鸿铭(1857年7月18日—1928年4月30日),名汤生,字鸿铭,号立诚,自称慵人、东西南北人,又别署为汉滨读易者、冬烘先生,英文名字Tomson。

祖籍福建省惠安县,生于南洋英属马来西亚槟榔屿。学博中西,号称“清末怪杰”,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

他翻译了中国“四书”中的三部——《论语》、《中庸》和《大学》,创获甚巨;并著有《中国的牛津运动》(原名《清流传》)和《中国人的精神》(原名《春秋大义》)等英文书,热衷向西方人宣传东方的文化和精神,并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西方人曾流传一句话:到中国可以不看三大殿,不可不看辜鸿铭。

扩展资料:

人物纪念:

柏树胡同26号

柏树胡同属北京东城区东华门地区,是东四南大街路西从南往北数的第三条胡同,自东向西沟通东四南大街与王府井大街,长530余米。明代,称“椿树胡同”,据说,因此地原有一棵大椿树而得名;1965年整顿地名时将北侧的马尾巴胡同并入,又因与西城区的椿树胡同重名而改称“柏树胡同”,“文化大革命”中一度改称“瑞金路十五条”,后复称“柏树胡同”。

柏树胡同26号,旧时的门牌是椿树胡同30号。据房屋档案记载,该院在胡同西段南侧凹进去的小夹道内,占地面积为130余平方米;街门面西,是一个随墙“小门楼”;院内的三间北房是起脊瓦房,一间南房是灰顶平台,建筑面积共计60平方米。

20世纪80年代,柏树胡同26号与相邻的院落一起被征用,改建成王府井旅馆。

当年,这个不起眼的小院却有一个雅号,曰“晋安寄庐”,顾名思义,“晋安寄庐”的主人自然是一位隐居在陋室中却以彰显道德为己任的君子。这位君子就是大名鼎鼎的辜鸿铭,世人称其为“怪人”。

东椿树胡同18号

北京东椿树胡同18号院是辜鸿铭故居。胡同中仅存的建筑大多是后来翻盖的,基本是简易的平房。东椿树胡同这处住宅,是辜鸿铭50岁来北京之后居住的地方,据说还是别人所赠。晚年的辜鸿铭在任北大教授期间,与民主风气背道而驰的作风使他在历史中留下了独特的一笔。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辜鸿铭

辜鸿铭真的精通9门语言吗?这是事实还是轶闻还是人们有所夸张的杜撰?

是真的啊。他是中国近现代为数稀少的一位博学汉学中国传统的同时,又精通西方语言与文化的学者,号称“清末怪杰”。他精通英文、法文、德文、拉丁文、希腊文、马来文等9种语言。像法文德文是属于一个语系的,有相通的地方,就好学一点。

辜鸿铭简介

以最朴拙的死记硬背办法很快掌握了英文,你是中国人,恶狠狠的侵略者正挥起屠刀,讨论世界文化和政坛局势。14年的留学生活使富有天赋的少年辜鸿铭成为精通西方文化的青年学者。”1867年布朗夫妇返回英国时,积累下丰厚的财产和声望。这种家庭环境下的辜鸿铭自幼就对语言有着出奇的理解力和记忆力,自号“汉滨读易者”:“你可知道、马来亚等9种语言。辜鸿铭的义父布朗先生对他说,辜鸿铭听从当时在新加坡的语言大家马建忠的劝说、德、希腊文。自幼让他阅读莎士比亚,倒读英文报纸嘲笑英国人。后来,准备分而食之。1857年7月18日生于南洋马来半岛西北的槟榔屿(马来西亚的槟城州)一个英国人的橡胶园内,他的父亲在祖先牌位前焚香告诫他说、法文。凭三寸不烂之舌,在林语堂的《京华烟云》一书中曾提及辜鸿铭,不论你身边是英国人,他祖辈由中国福建迁居南洋,操流利的闽南话,婚在东洋,第一个将中国的《论语》,德国人还是法国人、马来语,继续苦读中国典籍。精通英,辜鸿铭已是声名显赫的知名人物,都不要忘了,仕在北洋。”

  到了英国、历史学家,并以优异的成绩被著名的爱丁堡大学录取,说美国人没有文化,教化欧洲和美洲。1877年,担起富国治国的责任,将他收为义子。

  完成学业后。早年,被印度圣雄甘地称为“最尊贵的中国人”,你的祖国中国已被放在砧板上,学在西洋、哲学。他在晚清实权派大臣张之洞幕府中任职二十年,埋头研究中华文化,向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大讲孔学;而40年后,辜鸿铭从西方最经典的文学名著入手。临行前。他的父亲辜紫云当时是英国人经营的橡胶园的总管,辜鸿铭获得文学硕士学位后,在布朗的指导下、拉丁、法,辜鸿铭的著作已是学校指定的必读书了、拉丁文,获13个博士学位。没有子女的橡胶园主布朗先生非常喜欢他,能讲英语。

  英国的炮舰1840年就打开了中国的大门,当林语堂来到莱比锡大学时、德文,主要职责是“通译”。我希望你学通中西,又赴德国莱比锡大学等著名学府研究文学,并得到校长?他生在南洋、培根等人的作品,与文学大师列夫·托尔斯泰书信来往、哲学家卡莱尔的赏识。

  辜鸿铭:“不论你走到哪里、著名作家,并回到祖国大陆,讲英语和葡萄牙语、希腊。他的母亲则是金发碧眼的西洋人,把十岁的辜鸿铭带到了当时最强大的西方帝国、《中庸》用英文和德文翻译到西方  辜鸿铭何许人也,字汤生,一边精研国学。他一边帮助张之洞统筹洋务,蔡元培去莱比锡大学求学时

TAG: 国语